首頁 > 藝術家介紹 > 台灣藝術家 > 簡介台灣藝術家畫家高資敏及其畫作
[登入] 或 [註冊]

簡介台灣藝術家畫家高資敏及其畫作

2021-12-28 來源:藝寶藝術品 編輯:劉沅樵 人氣:

台灣畫家高資敏先生

介紹高資敏先生要費些周章,因為他不僅是一位畫家,而是位通才。他參與諸多行業,且都有所造詣。

首先他是醫師,他畢業自高雄醫學大學,後來留美進修。在紐約大學、哈佛大學研讀。之後在華盛頓大學、喬治城大學醫學院執教。又擔任華府老人醫院院長,白宮顧問醫師。

高資敏先生同時也是位作家,評論家。他曾任職中國時報總主筆、世界日報專攔作家及台灣商報榮譽發行人。他被推選為全美中文傳播協會會長。

在他任中1998年該會在紐約龍族藝術中心,舉辦了全球傳媒研討會。大會倡導「新華人」的觀念,就「創新、合群。棄絕戰爭,追求和平」。

他也擔任過立法委員,及立院經濟委員會召委,厚生會會長。

然而,高資敏先生最引以為榮的是,他是位畫家。在中學生,他就拜名畫家夏荊山先生為師。且在高二,就在嘉義山仔頂龍華寺當了二年的和尚。他深信弘一法師所說:「最上乘的藝術,皆來自佛法」。

自玆他從未間斷過在畫藝上道路邁進。他在台灣、上海、美國紐約及華府舉辦過多次畫展,佳評潮湧。他認為凡事樂觀進取,辛勤耕耘,必有所成。「回首來時路」,他感受到「登高無坦途」。

高資敏先生榮登美國名人傳Who” Who in America,並獲Marquis終生成就獎。美國著名藝術家Antony di Gesu教授為他的畫集寫序,提到「Dr. Kao’s paintings have successfully held the grace tradition of Hsieh-i(寫意)with spirits of times, and I believe his paintings will continuously be highly appreciated by people of the Orient as well as the West.」。

旅美藝術評論家鄭敏儀女士,推介高資敏的一幅山水畫,首先就道出:「水墨丹青,山清水秀。高資敏的山水畫,有著幾分溥心畬的娟秀,也有著幾分張大千的豪邁。這是我的鑑賞直覺」。

我個人很早就很欣實高資敏先生的畫作。畫意詩情,筆精墨妙。淋漓瀟洒,又帶著時代的風尚。古之論畫,以「神、妙、能、逸」四品,至宋代黃休復,將「逸」列為四品之首。我品價他的畫作,也著重在「逸」的境界。成此「逸」品,本諸他原就是「逸」士。

他在醫界、政界及新聞界也都是屬一時之秀,但他卻如此謙遜平易近人。當美國前總福特訪台時,他雖身為現任立法委員,也未被安排會見之列。他只在晚上,帶二位助理去看他。外界不知兩人見面親如家人

又中美突斷交,要通過「台灣關係法案」,必須由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邱池(Frank Church)站出來反對總統卡特所提原案。但這可能性微乎其微。後來,邱池果真為台灣人民支持公平正義,而反對同黨執友的總統。美國政界對此發展頗感意外。

後來邱池不幸英年早逝。臨終之夜,在床邊只有他夫人,么兒和高資敏三人。大家才瞭解高資敏和邱池的深厚友誼。

他據實陳情了台灣的危局,又經過他們努力說服眾多國會議員,才反轉了本以為已無法逆轉的危局。這件事,只有中時的社論,提到該法案通過高資敏「出了不少力」,透露一絲歷史的掠影。

我提這件事,不是要談政治,而是要說出高資敏對這件重大史實,也直到年初,有高官曲解了這段史頁。他才向我如此輕描談述了上提事。這一段歷史,可明他對世俗事功看淡如水,也因此在藝術上,才能「逸」出凡塵。

高資敏先生認為人人都是天生藝術家,皆具慧眼。以赤子之心,只要不被塵世俗利遮了視野,則環繞週遭皆是美境。藝術對各行各業都有助益。藝術的真善美,是凡事求真,再以善處置,終以美圓滿。畫作過程,就像不同的旅遊,是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一切逸然自得!

他辦過很多畫展,原作賣出和一般畫家一樣。但賣出很多複製畫。高資敏先生笑談二則故事:

一則是:最近有朋友到國泰世華天母分行存款,抬頭看到牆上有一幅熊貓畫。這幅較大尺寸是原作,上有我的落款。他回家就告知我,我有些像失聯很久的親人,突有了音訊的驚喜。

另則是:有次有人買了我畫展的畫,支票是原訂價格加了二位數。原來是一向很慈護我的王永慶先生所給。我去退錢,起初他有點不高興。我說這鉅款給我,十年後還同一筆;在他手中,不知要翻幾番?後來我們談得很愉快。他最後低聲問我,世上果有這款的黑白獸?我說我看過,且摸到。我們都開懷大笑。

高資敏具有成為名畫家的條件,但他選擇一心默默耕耘,吸吮並享受藝術所賜。當然對許多家庭,認為畫作是奢侈品。他婉嘆如今很多家庭都很富裕了,但壁上仍然沒一幅畫,依然是「家徒四壁」。

誠如雷諾茲J.Reynolds說的「屋中有畫,等於懸挂了一個思想」,也如徐文長所詠「莫把丹青等閒看無聲詩裏頌千秋」。他有個願望,讓藝術愉悅飛入尋常百姓家,一起共同築造富而有藝術的社會。

現在我可以幫助他完成這一心願,因為我們現代的精緻複製畫,是可完完全全代表原畫作的真善美了。

按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