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新聞 >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賞析

2019-06-27 來源:藝寶藝術品 人氣:

扁壺器型,原由北方游牧民族日常遷移飲水之用,易於馬背生活攜帶方便的皮囊壺進化而來的。到了元代一統天下,古中東及波斯王朝的金銀器物逐漸引進中原,並為朝廷所供用。因此這種穿繩帶的扁壺,又變成了與金銀器相似的扁方形狀,並被善於經商而經常外出的穆斯林們隨身攜帶,並廣泛使用。

其實「扁壺(瓶)」這一造型,並非從元青花開始,在遼金時期也有北方窯口燒製,多為穿繩帶壺。但是在元青花中達到了最完美的體現,如此挺拔硬朗、豪邁自信的藝術風度,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所以稱之為空前絕後,亦不為過。

《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台灣私人收藏藝術品 《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台灣私人收藏藝術品

瓷器藝術品的藝術造型為最難,扁壺(瓶)作為一種實用器物,造型的美還應該與其生活實用的功能相結合,扁壺(瓶)造型與紋飾共同構成了一個時代的審美風尚和藝術高度。四系扁壺(瓶)是元青花中較為獨特的器物,多藏於世界各大博物館。它獨特的器型僅見於元代,甚至在萬物具備的清代也未見這種器具。

其實現今元青花藝術品存世極少,大陸國內均是建國後出土或發掘;現西方國家擁有的元青花數量要比大陸國內多,都是當年的外銷瓷。這些應與明政府建立後,將馬背文化遺存的元青花視為複仇意識形態的打擊,不無關係。現知扁壺(瓶)的遺存數量並不多,據知全世界已知的元青花扁壺(瓶)藝術品僅有十餘件:

1、伊朗兩件:一件藏於巴斯坦國家博物館的元青花孔雀牡丹紋四系扁壺(四系已殘),高39。5厘米;另件藏於德黑蘭考古博物館的元青花鳳凰唐草紋四系扁壺,高36。5厘米。

2、土耳其一件:元青花海水雲龍紋扁壺,高39。5厘米。此件品相較差,肩上四系皆已不存,壺口亦毀而鑲以銅嘴。

3、英國一件:藏於英國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的元青花海水雲龍紋四系扁壺,高36。8厘米。

4、日本兩件:一是藏於日本出光美術館的元青花海水雙龍戲珠紋扁壺,高38。9厘米;另一件是藏於日本松崗美術館的一對元青花孔雀牡丹紋四系扁壺,高39。5厘米。

元青花藝術品(現藏伊朗德黑蘭考古博物館) 元青花藝術品(現藏伊朗德黑蘭考古博物館)

5、1988年香港蘇富比拍賣行拍賣的元青花孔雀牡丹紋扁壺,高39厘米。2003年美國朵爾(Doyles、1988年香港蘇富比拍賣行拍賣的元青花孔雀牡丹紋扁壺,高39厘米。2003年美國朵爾(Doyles)拍賣行拍賣了莫瑞爾夫婦(F Gordon Morrill)的一件口底傷殘,壺口重接的元青花雲龍紋扁壺(單龍),創當時中國瓷器的世界拍賣紀錄,成交價為583萬美元。 2007北京中嘉拍賣拍了一件元青花雲龍紋扁壺(單龍),高39厘米,成交價為9797萬元。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台灣私人收藏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台灣私人收藏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台灣私人收藏

我們現從中國傳統繪畫的筆法來理解的這件元青花藝術品,全名應是「元青花如意云肩龍紋海水四系扁方瓶」。口徑為7。4公分,底徑長25公分,寬10。5公分,通高39公分。該瓷器的胎質堅硬,通體施以白釉,白中閃泛青色;釉質細潤,施釉較厚。青花色澤鮮明,採用當時元代進口的蘇麻尼青料繪製,濃淡相間,有明顯的鐵鏽斑沉澱,色濃處自然暈散。青花圖案結構緊紋飾湊、繁密有致、層次分明、力求簡潔、如行雲流水,恰到好處;釉面溫潤如玉,寶光盈盈。

此件四系扁壺(瓶)藝術品式樣獨特,口徑為小口卷唇式、體呈扁長方形、溜肩。肩部的兩端向下垂延長到瓶底,長方形砂底,兩肩弧度上各貼兩條螭龍,四龍面對而塑,此類扁壺(瓶)為元代所具有的特徵。我們在鑑賞任一件器物的年代,第一就是型準,就是符合時代發展進化和器物所產生年代的形狀符號,其實就是器物的造型。

次之乃器物的繪畫年代特徵和繪畫的筆力筆墨水平,相對而言技法不是很好的,但一定符合該器物產生年代的繪畫特徵。其次是材質特徵,也就是具體釉面和胎質的自然老化以及傳世使用痕蹟等。

(2003年美國朵爾拍賣583萬美金落槌) (2003年美國朵爾拍賣583萬美金落槌)

此瓶的捲唇式小口之下為西番纏枝蓮,中間五朵為五星形狀的花朵,餘下為番葉,所繪技法純熟,墨韻層次豐富;蘇麻尼青那種點散的游離狀十分到位,尤其這種寶石光的藍韻,彌足溫潤。

正面的圖案最下端畫面為山石雲海,漩渦狀的海水,洶湧跌宕。中景為四爪龍的騰空而起,在龍的四周有著火燒雲般的花朵和飄帶狀飛雲的西番符號。上景為標準波斯文化的邊框構圖,圖框內為纏枝蓮,既有花朵也有蓮果,在中景之上所繪綬帶鳥站立於靈石(太湖石)之上,四周均為纏枝蓮。

此作圖案的綬帶鳥和靈石以及四爪龍均為中原特徵,而邊框的纏枝蓮和火燒雲朵以及飄帶均為波斯西域文化的符號特徵。在瓶身的側面均為纏枝蓮的圖案,也是西番波斯式的構圖邊框。整具器物構圖佈局嚴謹、層次穿插豐富、墨韻疏密有致、造型渾厚茂樸、畫面和諧完美、富麗典雅韻致,不愧為元青花器物之精品也。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我們細看圖案右下角為海水的漩渦和浪花,這種線條的流暢和源源不斷書寫的持續性,還是需要一定腕底的功夫;且不說「以書入畫」的書法筆性,作為繪瓷的畫家來說,還是需要熟能生巧的信手,何況是這種型準的功夫和線條的圓潤以及順暢的折筆。可以說這幾筆看似簡單,猶如陸儼少的行雲流水,但對於今天的畫家來說想完成如此圓潤的持續折筆和順暢,是不可能的。

在日本出光美術館收藏的青花雲肩雙龍戲珠紋四系扁方壺和美國收藏家莫瑞爾夫婦的元青花扁壺,在美國紐約2003年朵爾拍賣行以583萬美元價格成交的,這種海水的畫法均有所見,且所繪的筆法均不如此件的精彩,尤其在線條的折筆處理上。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此圖案在龍的繪畫處理上,也是非常的精細,獨到匠心。一隻四爪騰空而起的飛龍,四爪造型凌厲尖銳,刻畫入骨。在腿的骨節上尚有幾叢松針似的毛髮,也是「介字型」的舒出,中鋒圓潤迺勁,對龍的軀體和腿的龍鱗繪畫上,層次豐富立體,每一筆無往不收,筆筆交代清晰。

尤其在筆墨處理直接反映在青花上,是典型的蘇麻尼青產生的藝術效果,濃艷暈散,料色熔融在釉中,好似深入胎骨一樣,特別是濃色處出現鐵鏽般的銀黑色結晶斑點,在一定光線下有錫光色,而且呈三角形結晶,用手撫摸釉面凹凸不平,用這種青料描繪的紋飾就具有中國畫的水墨韻味。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此件龍首部分筆墨處理,也是可圈可點!第一用了簡單的線條,刻畫出龍首的形狀和鬍鬚以及眉毛,次之是對龍眼睛的處理,即顯得俏皮又有一份天真的趣味,能敢於挑戰龍的威信和權力,歷史證明也僅僅限於元代的畫匠。再之是龍的舌頭,雖簡單一筆側鋒的跌宕,將那種瞬間的韻味表達了出來。

可以說整體對龍首的造型和刻畫都是非常成功而獨特的,既要保證龍的造型,又要刻畫得俏皮進入民心,此幅畫面既是一件優美而又彰顯繪畫功夫的藝術作品。可見當年青花畫瓷工匠們的職業精神,和對繪畫技法的熟練性,這在今天想作偽是不可能的。所以此龍首會有如此活靈活現的生動趣味,完美詮釋出元青花寶石藍的墨韻精彩!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本圖案所出現幾件波斯西番的繪畫符號,也是極具代表性。元青花的造型受到了波斯伊斯蘭文化的影響,可以說見證了元代那一段中西文化交流的盛況。元青花中多見大盤、大碗,這與中國傳統的瓷器造型不同,倒與中亞、西亞的陶製、金屬制大盤相似,似乎符合了伊斯蘭地區圍坐共食的飲食習慣。

一部分元青花作八方造型,給人一種線條挺拔硬朗的感覺,與中亞、西亞金屬器多邊棱角的風格比較接近,也與波斯紡織品上流行的八方形圖像相一致;所以我們此件擁有火燒雲和飄帶似的飛雲以及邊框內西番蓮的番蓮枝。而飄帶似的飛雲,蓮枝和花朵描寫,正是伊斯蘭文化的特徵符號。

在日本出光美術館收藏的青花雲肩雙龍戲珠紋四系扁方壺和土耳其托普卡比宮博物館收藏四系扁方壺,均有同樣的造型和繪畫出現。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元青花藝術品《如意云龍四系扁方瓶》 局部圖

中景的綬帶鳥和靈石(太湖石)以及番蓮枝的畫法,在日本出光美術館和美國朵爾(Doyles)拍賣行莫瑞爾夫婦的藏品,伊朗國家博物館的四系扁方壺均有出現。且在繪畫的筆法上均有共性,譬如番蓮枝花朵的花瓣和花心的畫法,甚至在番蓮枝枝葉的側鋒處理上,以及在邊框的線條和濃墨的填色上等等,均具有這相同的繪畫筆性特點。

而其中素胎水墨通過高溫釉下彩所產生出元青花的韻致黑斑,就是蘇麻尼青最為經典的特點。這種從西亞波斯引進的青料,含錳量較低,含鐵量較高。含錳量低,意味著青色中的紫、紅色調將會減少,在適當的火候下,能夠呈現出寶石藍一樣的鮮豔色澤。

含鐵量高,意味著青花部分會出現黑疵斑點,這種自然形成的黑斑,和濃豔的青藍色卻又相映成趣。幽藍濃艷,這才達到青花瓷器色澤中的無上之美。 

現藏伊朗國家博物館 現藏伊朗國家博物館

元青花的研究牆裡開花牆外香,先有外國西方人的研究,因多數元青花遺存在海外,直至80年代後大陸國內才有相關專家媒體報導,不得不說聲遺憾。

元青花大陸國內民間遺存十分罕見,現今大陸國內專家號稱公立博物館存世300餘件,但隨著大陸國內城市建設和城鄉一體化的推進,大量土地被發掘和建設,未經文物相關部門報批出土的瓷器等基本快速流到海外,所以也不能認為現在市面上偶有出現的元青花就是假的,這需要我們火眼金星來溯本追源,所以在鑑賞元青花的瓷器上需要注意以下三大特點:

一、元青花四系扁方壺(瓶)僅僅限於元代,或明初北方未統一的這個時間段。其有著獨特的造型、胎質、青料、紋飾等與後世的青花有著本質的區別,尤其青花的蘇麻尼青鈷料和胎質,甚至準確的造型,這種墨韻通過高溫燒製,所反映出蘇麻尼青產生的藝術效果,濃淡暈散,點塊墨韻深入胎骨,那種寶石光是最為顯著的特徵。

二、元青花四系扁方壺(瓶)紋飾的繪畫以中鋒運筆為主、筆力圓潤迺勁、線條豐富綿長、畫面空間豐富、穿插疏密有致、中西題材合一,可謂精美至極。其功夫後世們難以企及。

三、元青花四系扁方壺(瓶)的釉面和胎質的自然老化以及傳世使用痕蹟等,甚至出土自不同坑種的痕跡,這是現今作假也無法解決的。

現藏日本出光美術館 現藏日本出光美術館

我們在鑑賞中國畫裡的最大因素就是筆墨,再具體說法就是「以書入畫」書法的線條功夫和製造水墨的層次把控,在相同時代的畫風和所反映出的氣息是相差不遠的,基本可以判斷出一百年內畫風的差距,這些和筆力繪畫功夫是不一樣的。

譬如北宋和南宋畫風的差異,董巨和馬夏一角的差距,以及晚明和清初畫風書風的差別,以及晚清民國的畫風書風,這些一百年內均有不同的筆性特點;但基本都是在重複著古人的,在內行人眼裡就很容易分別。其實在元青花的研究上,一概如此,這就叫時代的符號!其實多數緣從朝代的更迭,從上而下王公貴族的喜好而改變的。

《元青花如意云肩龍紋四系扁方瓶》 台灣私人收藏 《元青花如意云肩龍紋四系扁方瓶》 台灣私人收藏

我們在欣賞或鑑定一件元青花瓷器時,應抓住該物件的要點,譬如造型胎質等特徵,仔細觀察畫面,認真分析其中的筆法和筆墨,綜合時代特徵來評鑑。再之平時多看國家館藏實物,譬如2009年首都博物館和2012年上海博物館的兩次大陸國內元青花大展,結合研習窯址特點或基建出土的元青花瓷片,同時還須跟踪剖析市場新的仿品,通過新舊如釉質、包漿、繪畫、型製等來對比,尋求其中差異,天長日久的積累,必有所獲。

此件「元青花如意云肩龍紋海水四系扁方瓶」是國內外市場流通領域中,可以說是稀缺性的罕見,品相卻如此完好。且有四隻螭龍對望、綬帶靈石相依、四爪龍騰空而起、番蓮纏枝加海水,可以說畫面層次多樣,寓意吉祥。

該器物造型的型製準確而優美、畫面筆力筆墨均符合元代特徵,所展示出蘇麻尼青濃淡墨韻的效果豐富而立體,應屬同時代元青花瓷器中之大器也,彌足珍貴!

按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