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新聞 > 2.8億雞缸杯背後的藝術品投資合法洗錢

2.8億雞缸杯背後的藝術品投資合法洗錢

2017-12-02 來源:藝寶藝術品 編輯:站長葉亮 人氣:

小學文化程度的土豪劉益謙豪賭2。8億買下雞缸杯,看似人傻錢多,實則是迫於無奈而孤注一擲的裝富表演,也許已經是垂死掙扎之舉了,當然原因很複雜。

劉益謙是很會SHOW的,初中綴學幹了多年街頭小販和的士司機劉益謙不知道從哪里弄了個四川大學法律碩士,學歷來歷不明,呵呵。還記得那個超級高調舉辦上海首富秀的周正毅嗎?現在哪裡了?蹲監獄裡面了。

《功甫帖》偽作事件動搖了國寶幫的收藏信用,一些靠炒高文物字畫來迴圈抵押騙貸的收藏家面臨破產危機。劉益謙拿《功甫帖》偽作忽悠上海政府幫他交了稅金,將來會被清算的。《功甫帖》偽作事件蘇富比一天內從調查改口不調查,劉益謙是要報大恩的。蘇富比調查可能會引致美國司法介入,一些在中國蓋得住的事情在美國是蓋不住的,《功甫帖》偽作內幕曝光那是要毀掉一大批人的。

一、合法洗錢實質是龐氏騙局

劉益謙是沒有多少錢的,能拿出來炒股的錢也就幾個億,通過迴圈重複質押信貸一共借了幾十億炒股,股市一直低迷不漲,光貸款利息每年就要還好幾億,劉益謙哪裡來錢還利息?劉益謙2010年光是地產股就巨虧5億,被質疑會資金鏈斷裂而破產。股市不漲可以操控估價嘛,2011年12月,劉益謙的新理益就因為做局操控股價而被證監會罰款521萬。股市操控被罰那就操控文物藝術品市場唄,藝術品市場沒有證監會,你把文物藝術品炒高一萬倍也沒有人理你,黃龍玉8年就被炒高了一萬倍。

只要國寶幫拼命炒高文物藝術品的價格,劉益謙等人就會源源不斷地來錢。道理和股市是一樣的。所以無論真貨假貨,國寶幫都會拼命把它炒上天價,因為文物藝術品市場走低,一大批靠炒高文物字畫來迴圈抵押騙貸的收藏家就會面臨破產危機。這種靠炒高文物藝術品來憑空掠奪財富的方式,就是「合法洗錢」的方式。為了適應描述瞬息萬變的中國文物藝術市場,我不得不創造「合法洗錢」這個新名詞。

1、合法洗錢如何掏空你的口袋

合法洗錢如何創造財富呢?舉個例子吧,我拿100萬買入一堆石頭,只要花10萬傭金給拍賣行,就可以炒到2000萬,這時就可以信託抵押貸出1000萬。再花幾十萬傭金給拍賣行,就可以炒高到4億,這時就可以信託抵押貸出2億。當然了,炒高後的石頭就不能再叫石頭了,改個名字叫做XX玉,這樣雅一點,馬甲都不用換,改個名字就身價萬倍了。

只要炒高石頭價格的速度高於貸款利息和傭金等綜合成本,就可以源源不斷創造新財富。如果炒高石頭的價格速度低於貸款利息和傭金等綜合成本,或者信託不認可它的價格沒人接盤,就面臨崩盤。文物藝術石頭炒家合法洗錢創造的財富來自於哪裡?當然是來自你的口袋裡。

藝術品這些東西沒有實質性的經濟效益,即使炒高1萬倍,它還是個沒有實質經濟效益的石頭。但它會整體沖淡社會財富,造成實際勞動力的貶值,藝術品快速升值的過程,同時就是實際勞動者的勞動力大幅度貶值的過程。你是不是感覺到生活越來越艱難,那就對了,因為你的錢無形中被合法洗錢洗走了。

如果一種藝術品有一萬件,炒高其中一件,實質已經造成一萬件的同時升值,也就是說一個合法洗錢炒家會帶來萬倍泡沫資產效應。一個每年炒10億元藝術品的合法洗錢炒家,可能會帶來10萬億的合法洗錢泡沫資產效應,10萬億的財富被轉移到擁有這種藝術品的炒家手裡,等於一億人一年創造的價值被合法洗錢製造的泡沫資產吸走了。

合法洗錢炒家對社會的破壞力是非常殘酷的,合法洗錢炒家對社會的危害是異常恐怖的。合法洗錢藝術炒家所創造的泡沫財富就是洗劫自你的口袋,你10年辛辛苦苦賺了100萬,但合法洗錢藝術炒家通過炒高藝術品、文物、古董。。。等等來沖淡社會總財富。你的100萬可能就只剩下20萬的購買力,你的80萬就被掠奪走了。本來你花50萬就可以買到一套房子,現在你要花300萬,你的250萬就被洗劫了。本來你只要花200萬就可以活一輩子,現在你需要花1000萬,你的800萬就被洗劫了。

2、現有法律框架下,合法洗錢是合法的

所謂的合法洗錢在現階段的法律框架下是完全合法的,甚至連一點法律風險都沒有,而且法律還嚴格保護合法洗錢。也就是說,法律並不能保護你的財產安全,說老實話,繞開法律也並不需要太高的智力。

舉個在法律框架內完全合法的合法洗錢例子,我2年前從我自己的拍賣公司拍下價格1000萬的《松鷹圖》偽作,但拍賣前我就跟賣家協商好了實際價格50萬,拍賣價1000萬只是做局,和實質交易無關。現在我把估價2000萬的《松鷹圖》偽作送拍,在拍賣行炒到4億,我就可以用《松鷹圖》偽作來質押融資2億。

本來就協商好的假拍,買方是不會付款的,是利用公開拍賣這個過程把《松鷹圖》偽作的價格製造成4億。當然了我和信託忽悠,買家付不付款,它的價格都是4億。買家不付款,估格是4億,買家付款,實際價格是4億。

再舉個在法律框架內完全合法的合法洗錢例子,這次我是買方,我把一個估價1000萬的《黃庭堅》偽作在拍賣行炒到4億,我就可以用《黃庭堅》偽作來質押融資2億。本來就協商好的假拍,我實質只支付1000萬,而且這1000萬可以分期付款或者拖延幾年後再付款,甚至最後不付了也無所謂,補償幾十萬違約金了事。

當然,以上2個例子買賣雙方都可以是我自己,我叫朋友把我收藏品送拍,我自己買下,或者我送拍,我出錢朋友幫忙買下都可以,拍賣公司很配合,利用《拍賣法》可以遮罩買賣雙方的資訊,隨便付拍賣公司一些傭金,拍賣公司可以隨便報稅也無所謂。合法洗錢的模式不是龐氏騙局模式嗎?

說對了,其實質就是龐氏騙局,但是被改良了,改良成完全合法的龐氏騙局。這種合法洗錢的手法來源於非法洗錢,但也被改良成完全合法的了。被誰改良了?被中國的貪官改良了,中國貪官創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腐敗方式,合法腐敗。瞭解合法腐敗,就要先從一個故事說起。

二,中國貪官創造偉大的合法腐敗

1、貪官和梵古奶奶

先講一個故事,有一位縣委書記,貪得無厭,雖然有不少舉報,但上面有人,也能壓下去。在一次重大醜聞之後,縣委書記被媒體和反貪人士關注上了,縣委書記開始擔驚受怕,害怕什麼時候就東窗事發。縣委書記想,貪污還是要繼續貪下去的,不是小貪,是加倍大貪,不貪哪裡來錢買官和打點上面的人,而且不是小錢,買來這個縣委書記已經花了上千萬。

縣委書記是官場的紅線,在縣委書記位置上提拔上去的,將來才會平步青雲,上不去的就是一輩子的芝麻小官。如何大貪又不留蛛絲馬跡?如何隱匿貪污來的巨額財富?這才是考驗官員的真本領,所有被抓的貪官都是貪污痕跡過於明顯,而且巨額財富過於暴露。縣委書記開始苦思冥想。

某天,看到農民畫家梵古奶奶的新聞,縣委書記觸類旁通一下子眉開眼笑,開竅了。縣委書記瞄上了他70多歲的老母親。但是他老母親不認識字,更加沒有畫畫基礎。但領導畢竟是領導,就是比平民老百姓聰明那麼一點,他想到幾萬年前的原始人類也不認識字,一樣沒有美術基礎,但原始人可以畫一些簡陋的陶紋岩畫之類的。

於是縣委書記找來一些陶紋岩畫之類原始人畫的圖案,他叫他老母親對著描,當然,這是3歲小孩都會畫的,何況大人。縣委書記和老原配離婚了,娶了他多年的小三,小三生了一個5歲的小女孩,縣委書記也瞄上了他5歲的小女孩,叫他小女孩也幫這他老母親一起畫。一些和縣委書記有權錢交易的商人和需要買官的下屬就高價買走他母親的畫。

縣委書記幫他老母親移民海外,並在香港和國外多個地區開了帳戶,方便一些買畫的鉅款直接在國外支付,也方便他老母親在香港和國外展覽拍賣的時候的權錢交易。領導不愧是領導啊,真是一箭雙雕,既可以大肆貪錢,又把他母親炒成了第二個梵古奶奶。於是第二個梵古奶奶就這樣誕生了。(此故事改編自現實版的勵志童話,有興趣的搜索政治腐敗醜聞「香河圈地」事件。)

這就是合法腐敗的一個簡單的初級模型,把非法的權錢交易偽裝成合法的藝術品買賣。從法律上來說,縣委書記沒有合法收入之外的直接財產和現金,縣委書記也沒有與賄賂他的商人和下屬有直接的權錢交易關係。這就是中國貪官所創造的合法腐敗方式,貪官的腐敗巨大需求導致部分中國文物藝術品在幾年內飆升幾百倍,甚至幾千倍。縣委書記自從開竅之後,巴結賄賂高官做到滴水不漏,天衣無縫,甚得高官賞識,被某高官家族拉人核心腐敗圈,自從平步青雲。

其實貪官的為官之道不在於你是否能幹,在於你買官受賄的手法是否能繞開法律,即使被知情者舉報,也抓不住任何蛛絲馬跡,這也是低級貪官能否進入核心高官腐敗圈的基本門檻。

2、高級貪官主導的合法腐敗模式

貪官利用藝術洗錢來合法腐敗的模式就是把非法的權錢交易偽裝成合法的書畫買賣。一些低級貪官利用藝術品洗錢合法腐敗的方式是:一般中間人會把貪官和商人帶到貪官拜把兄弟的畫廊,或者帶到貪官的拜把兄弟的字畫工作室,中間人會示意商人高價買下一些字畫作品,幾萬到幾十萬那樣的,然後商人所求的事情,貪官就會幫他辦好。

這樣腐敗方式下畫廊和字畫家就成為權錢交易的隱蔽仲介,一些和貪官關係緊密的畫廊和字畫家就這樣暴富起來了。只要隱蔽仲介能夠把貪官的非法所得的巨額財富隱藏好,比如轉移到國外,這樣合法腐敗方式在法律上就難以界定為直接受賄,也就是成了合法的腐敗。

被媒體大量曝光的鄭州「房妹」一家用的就是這樣腐敗方式,房妹的哥哥翟政宏註冊河南十方藝術館,用來洗白房妹父親翟振鋒局長的非法收入。只是房妹一家做得比較低級而已,財產過度暴露,而沒有把財產轉移到國外等方式隱藏起來。

這種合法腐敗方式在高級貪官和國企高管那裡就升級了,高級貪官和國企高管非常隱蔽的合法腐敗模式是這樣的:某商人托高級貪官和國企高管辦事,商人在中間人的指點下到香港或者國內的拍賣場高價買下某作品,商人的事很快就辦妥,按照協定辦妥後商人再到香港或者國內拍賣場高價買下某幾幅作品。

高級貪官和國企高管與商人在素未謀面的情況下就完成了權錢交易,當然這些是高級貪官和國企高管的手法,非常隱蔽,行內術語叫做防火牆,就算商人出事後舉報高級貪官和國企高管,也很難查到蛛絲馬跡,根本找不到實質性的犯罪證據。

3、合法腐敗演變而來的合法洗錢

一些大牌知名企業家參與這種和高級貪官的權錢交易,一開始會害怕買賣藝術品過度曝光,就會給錢委託他的收藏家朋友代買,或者給錢一些專業的藝術賄賂洗錢仲介代買。一些本身沒有多少現金,但經常在拍賣場天價買藝術品的收藏家,大多是貪官、國企高管和賄賂商人之間的專業藝術賄賂仲介。

一些大牌知名企業家以前在收藏界默默無聞,為什麼會突然成為收藏大量字畫作品的收藏家,這就是因為這些大牌著名企業家長期合法賄賂高級貪官而來的腐敗積累。一些大牌企業家為了賄賂高級貪官和國企高管長期在拍賣場高價買下的大量字畫,最後都價格爆升了,甚至有些大牌著名企業家出來忽悠說他的字畫升值了幾百上千倍,現在價值幾百億幾千億。這都是大量高級貪官和國企高管大量利用文物藝術品合法洗錢的結果,造成幾年內一些中國文物藝術品價格爆升幾百倍,甚至幾千被。

當然,事情發展到這個程度就變質了,一些原本靠高級貪官和國企高管合法腐敗獲利的收藏家群體就獨立發展,利用炒高文物藝術品來重複迴圈抵押融資,炒高文物藝術品後拿去抵押融資,把融資來的錢再次買入文物藝術品來炒高,迴圈抵押融資,迴圈買入炒高,大規模洗劫社會財富,演變成上一篇說的大規模合法洗錢,用天價泡沫藝術品來大規模洗劫實際勞動者的財富。

只要炒高文物藝術品價格的速度高於抵押融資利息和傭金等綜合成本,合法洗錢的收藏家們就可以源源不斷創造新財富。如果文物藝術品的價格走低,合法洗錢的收藏家們就因為還不起利息和傭金而面臨資金鏈斷裂而崩盤破產的危機。

所以拍賣場上的文物藝術品無論是真的還是假的,合法洗錢的收藏家們都會合謀抱團一起炒高,製造文物藝術品價格暴漲的假像,最終都是為了矇騙不斷貸款給他們的金融機構。合法洗錢的收藏家們已經嚴重危害金融安全,並且嚴重危害社會公共利益。

《功甫帖》偽作事件動搖了整個中國的收藏信用,劉益謙倒下,則會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將會有大量炒高文物字畫來迴圈抵押融資騙貸的合法洗錢收藏家們破產,所以馬未都、朱紹良等人背後的一幫面臨破產的收藏家們抱團取暖,力挺面臨破產危機的劉益謙,雞缸杯是《功甫帖》偽作事件後面臨破產危機的收藏家們的一個救命稻草,所以就上演了一場瘋狂的雞缸杯表演SHOW。

即使砸鍋賣鐵借高利貸也要瘋狂炒高文物藝術品的價格,慢點崩盤總好過早點崩盤,慢點死總好過早點死,這就是為什麼這批合法洗錢的收藏家們最近瘋狂表演的原因。這些瘋狂製造泡沫的表演已經嚴重違背中央新政,法律的清算遲早會來,時間問題。只要金融機構一追債,合法洗錢的收藏家們大部分就會破產。

當然了,最大的危險來源於中國藝術市場的原罪,為了降低炒作成本,這批合法洗錢的收藏家們的收藏品絕大部分來源都不乾淨,只要追查收藏品的來歷和追查藝術品交易稅,這批合法洗錢的收藏家絕大多數都會面臨破產和涉偷稅漏稅進監獄的危機。

三、非法洗錢中的真假藝術品抵押融資

不但是真的文物藝術品可以炒高抵押貸款,假品一樣可以炒高抵押貸款,假品通過拍賣場洗白後,就可以把法律風險規避到拍賣公司。

1、直接向銀行貸款

2011年媒體曝光一個驚人的文物融資騙貸案例:一個假的「金縷玉衣」被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楊伯達等5名頂級鑒定專家鑒定出24億元的天價估值,被富豪謝根榮從建設銀行騙取了10億元的貸款。富豪謝根榮破產沒錢還貸後,此案例曝光,當然了,謝根榮不破產,此事就會一直被蓋住,不會曝光。

此種直接用偽作騙貸方式風險極高,容易引致法律追訴和犯罪。但如果把偽作在拍賣場洗白並順便炒上天價後再質押融資就可以規避法律風險,偽作通過拍賣場漂白已經成為業界主流。

比如,2012年蘇富比爆出了拍賣史上的假品洗白紀錄,一件估價為1000美元的錦上添花紋瓶仿製品,拍到1800萬美元,為了洗白炒高了2萬多倍。劉益謙的《功甫帖》疑似偽作也是通過蘇富比拍賣洗白,劉益謙的《松柏高立圖》疑似偽作則通過嘉德拍賣漂白,網友曝光《松柏高立圖》疑似偽作是劉益謙從自己的道明拍賣公司買下。而在蘇富比操刀《功甫帖》拍賣的張榮德,就是2005年和劉益謙合股創辦道明拍賣公司的股東和總經理。

2,發行信託融資

藝術品信託融資流程:藝術收藏家1年前買下價值200萬的藝術品,如何收藏家利用藝術基金吸納2億投資本後,藝術收藏家將這個200萬的藝術品送拍,再動用藝術基金花2個億天價買回來。這樣藝術收藏家就成功騙取了這2億融資,在2-3年基金期限到期後贖回並付給基金一定的收益率,比如年10%的收益率。這比從高利貸等地下金融體系內融資的利息低多了。

一個藝術品信託融資個案,2010年4。3億天價偽作黃庭堅《砥柱銘》的故事,一副被日本90%以上專家認定是日本造假集團偽造的黃庭堅偽作《砥柱銘》,輾轉流到臺灣商人手裡,這幅在國際拍賣行根本無法上拍的疑似偽作,被保利估計8000萬,上拍後被買家王耀輝以4。3億天價拍下。

在作品還沒有付款交割的情況下,就已經被王耀輝抵押給自己的信託公司,從合作銀行獲得2。5億的信託基金融資而轉投地產。同年轟動全球的5。54億元清乾隆粉彩鏤空瓷瓶也是王耀輝買下的。王耀輝為什麼熱衷於天價買下?因為王耀輝缺錢,王耀輝利用雅盈堂和吉林信託建構的藝術信託質押融資產業鏈,通過發行藝術信託基金產品,成功融資16億轉投地產。

半年後的2010年11月份王耀輝故伎重演,用5。5億在倫敦郊外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拍賣公司拍下一個估價只有幾百萬的乾隆瓷瓶,但由於英國拍賣公司和賣家的較真,王耀輝的這次虛假拍賣然後質押融資的故伎沒有成功。這次轟動全球的假拍個案被國外媒體誤讀成為「瓷器愛國主義」。

2010年媒體曝光的外界的傳聞:4。3億偽作《砥柱銘》實際成交價也許就是估價的8000萬。王耀輝是憑保利拍賣的開出的發票來作為抵押憑證的,但發票可以因為最終未付款而註銷,而《砥柱銘》到現在還在保利的保險櫃裡面。也就是說,一幅沒有實際成交的疑似偽作被王耀輝用來抵押融資約2。5億轉投地產。

王耀輝因為涉中國農業銀行原副行長楊琨受賄案被連帶調查,所以4。3億《砥柱銘》偽作信託融資案才得以曝光,否則4。3億《砥柱銘》偽作又成為一個富豪炫富傳奇。

當然,一些中國藝術品市場上的炒作原罪是經不起調查的,查一個死一個,2011年中國藝術品基金排名前3位的3家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全部被拘留協查,排名第一的北京藝融民生負責人民生品牌總經理何炬星被拘留調查,排名第二的北京雅盈堂董事長王耀輝被協查,排名第三的北京邦文董事長黃宇傑被拘留調查。

新政後反貪打黑打老虎方向可能會向藝術品收藏領域蔓延,所以這批收藏家所面臨法律風險危機越來越嚴重,於是他們開始抱團炒作所謂買回國寶的表演,可惜演砸了,《功甫帖》偽作事件買回的了假品。故宮博物院專家楊丹霞曝光劉益謙知假買假,還涉嫌勾結政府官員欺詐政府幫他交稅。

幫助收藏家融資的國內的藝術品信託基金主要有兩種類型:融資型和投資型。

融資型信託的基本模式是:以信託資金收購收藏家指定的藝術品,到期後由收藏家以約定的溢價回購〈如年利10%〉。在這一模式下,信託專案所投資的藝術品價值漲得再高和暴跌得很低都無所謂,其收益率只取決於信託項目與所投公司的回購協議。所以,融資型信託實質上是藝術品抵押融資貸款,其用途是過橋貸款,並不能稱為基金。

投資型是直接進行藝術品買賣,但為了規避風險,部分採用融資型的穩定收益並引入協力廠商對沖基金。但無論是何種類型,都是籌集公眾資金被收藏家進行定向的藝術品投資,其最終都是成為收藏家的藝術品融資騙貸的對象,最終把非法集資偽裝成藝術品投資並合法化了。

3、向地下金融機構融資

忽悠不了銀行和信託的,可以向高利貸、擔保公司等地下金融系統抵押融資,國內地下金融體系估計有十萬億的規模。龐大的地下金融與沒有監管的藝術市場結合,這是一種沒有違法風險的暴利遊戲,合法洗錢的收藏家借助地下金融的氾濫,正在大規模掏空你的口袋。

藝術品向地下金融體系融資和集資的一種做法是純粹把藝術品作為一種貨幣憑證,而不用理會藝術品的實質價值,但需要用一些技術手段繞開稅收問題。這種做法純粹就是為了繞開法律,把非法的集資和融資過程包裝成合法的藝術品買賣。

如果吳英學會利用藝術品融資和集資,她就不會面臨牢獄之災了。國內那些沒有主營產業,靠買賣藝術和文物收藏的富豪,其真實目的就是國內龐大的地下金融和黑金暴利,其工作和吳英並無二樣,只不過已經把民間借貸、高利貸、融資、集資、擔保等偽裝成合法的藝術品和古董交易。劉益謙是沒有主業支撐來創造財富的,劉益謙的錢從哪裡來的?

藝術品無論用何種方式融資和集資,有一個條件是必須的,就是要把藝術作品的價格炒高幾十倍或者幾百倍,藝術品的實際價值就作為這種融資和集資成本的一部分。比如實際價值只有100萬元的,可能按照1億的虛擬價格來交易,因為這100萬元的實際款項是要支付給賣家的,這100萬元也就是這次5000萬融資和集資交易的成本組成部分。當然了,如果是自買自賣,這100萬元也可以省掉,只需要付20萬傭金給拍賣行。

中國藝術品拍賣會的這種交易叫做虛擬交易,為了為什麼中國藝術品的交易價格被炒高到實際價格的幾百倍,原因就是虛擬交易這麼回事,舉個例子,交易雙方甲和乙需要做局《F4》,甲和乙商定實際交易價格100萬,甲和乙便聯手拍賣行假拍,甲和乙在拍賣過程中把價格抬高到5000萬,這個5000萬就是虛擬成交價格。甲和乙按照實際交易價格100萬付傭金20萬給拍賣公司,拍賣公司也按照20萬收入的6%交納營業稅。拍賣公司按照《拍賣法》規定對交易雙方甲和乙的真實資料進行保密,也沒有法律要求拍賣公司需要公開實際交易價格。假拍和虛擬交易的成本非常低,也沒有任何法律風險。

中國藝術品拍賣中,超過1000萬的交易有一半是最終沒有付款的,拍賣只是為了製造一個虛擬的價格而已,一些收藏家為了製造虛擬價格,連傭金都要省了,所以沒有付款,能騙就騙了。當然了,最終付款的也是按照雙方商定的價格,拍賣只是一個幌子而已。劉益謙和王耀輝包攬了中國最貴的4個藝術品天價假拍案例,2011年4。255億齊白石《松柏高立圖》是劉益謙送拍的,2010年劉益謙3。08億天價在拍賣場買入《平安帖》。2010年王耀輝4。368億買下黃庭堅《砥柱銘》,同年轟動全球的5。54億元清乾隆粉彩鏤空瓷瓶也是王耀輝買下的。當然這4個天價最終都沒有付款交割的天價假拍。

2011嘉德春拍,劉益謙以8160萬天價拍下陳逸飛《山地風》油畫,打破中國油畫拍賣的世界紀錄。這已經是劉益謙第三次買下這幅作品了,第一次是劉益謙與人合夥同樣在嘉德以286萬買下同一幅陳逸飛《山地風》。也就是說同一幅陳逸飛《山地風》油畫,劉益謙重複買了3次,當然價格也「買」高了幾十倍。

四,藝術合法洗錢中的天價假拍

1、中國藝術市場的3個核心騙局

第一,藝術拍賣場就如賭場,藝術品就是賭場籌碼,個別人在拍賣場製造的天價藝術賭注並不能作為普遍性的社會公共價值觀,也就是說中國天價藝術品的價格可以由幾個炒家在拍賣場隨便定價,但不能作為藝術品的實質價值。所以,把某類藝術品炒高幾十倍幾百倍來洗錢和質押騙貸是常態,比如王耀輝就幹得很轟動。中國藝術市場上最高的4大天價藝術品就由王耀輝和劉益謙包攬。如果利用拍賣場上的賭注來惡意誤導社會公共價值觀就嚴重違背了社會公共利益。

第二,中國拍賣場上超過1000萬的天價藝術品有一半沒有付款,即使最終付款的也並非按照拍賣價格付款,可以按照拍賣前私下協商價格付款。也就是中國天價藝術品大多是天價假拍,國外嚴肅學術機構都不採信中國藝術拍賣行的資料。中國的藝術品拍賣公司也不需要按照實際成交額來交稅,可以自己隨便報稅。

第三,比如油畫國畫這些藝術品並不具有實質性的經濟價值,炒家甲要獲利,就必須找到炒家乙用更高的價格買走藝術品,炒家乙要獲利,就必須找到炒家丙用更高的價格買走藝術品,這就是著名的龐氏騙局模式,藝術品市場的實質就是龐氏騙局。是不是很像比特幣?對了,藝術品就是比特幣,只不過藝術品價格操控比比特幣容易1萬倍,比特幣還需要眾人參與炒作,但藝術品只要幾個炒家就可以炒高幾十倍、幾百倍、幾千倍,甚至一個炒家自買自賣也可以炒高幾十倍、幾百倍、幾千倍。

2、劉益謙涉及的最轟動天價假拍

中國藝術品市場的高度疑似偽作洗錢的天價假拍很多,司法調查究竟什麼時候開始?這是懸在收藏家頭上的司法大刀。最轟動的一個偽作假拍個案就是劉益謙和國企電廣傳媒聯合制造的。2011年的5月22日,中國嘉德拍賣有限公司春季拍賣會現場,劉益謙送拍的齊白石的《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以4。255億元成交,買家是國資企業電廣傳媒旗下中藝達晨。這個天價買賣被大量媒體質疑,中央電視臺就公開質疑了2次。

有網友曝光《松柏高立圖》中畫和書法都是劉益謙從自己的上海道明拍賣公司購買。《松柏高立圖》來源哪裡有待調查。但如果劉益謙送拍的「偽作」真是從劉益謙自己的上海道明拍賣公司購買,根據《拍賣法》規定拍賣公司可以保密交易雙方的資訊,劉益謙就可以利用拍賣法來隱藏這件「偽作」的來源。除非劉益謙自己承認,否則媒體難以追蹤這天價「偽作」 的來源。

2005年,劉益謙與張榮德合資創辦上海明道拍賣公司,張榮德擔任總經理。張榮德現任蘇富比拍賣行中國書畫部負責人,拍賣《功甫帖》是他到蘇富比後首次主持書畫業務。有網友曝光《功甫帖》也是來源於上海道明拍賣公司,消息是否屬實?也許需要司法機關才能進一步調查。

2010年11月20日嘉德秋季拍賣會王羲之草書《平安帖》以3。08億元人民幣成交,買家劉益謙,這天價交易至今未付款交割而成為劉益謙製造的第二大天價假拍。

天價假拍是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上的常見騙局,天價假拍一般有2種,第一種是很明顯的偽作天價拍出,第二種是只造天價不買單。

第一種,很明顯的偽作天價拍出目的一般是洗錢,就是把黑金洗錢、貪污公款、巨額賄賂偽裝成藝術品買賣。當然,這種情況買賣雙方是約定好的自買自賣內部交易,用偽作天價詐騙協力廠商的可能性很低,因為會面臨恐怖的法律和刑事追訴。

第二種,只造天價不買單有2個可能,第一是洗錢中的做局環節,就是為佈局好的關聯藝術品洗錢抬價來製造洗錢條件。第二是天價藝術品騙貸中的做局環節,製造虛擬天價藝術品來抵押融資或者集資。當然,這種情況買賣雙方是預謀好的,拍出天價因為反悔不付款的可能性很低,因為會為商譽帶來巨大損失,並且帶來很麻煩的法律追訴。

3、中國藝術市場12個億元天價假拍

除了劉益謙參與涉及的2個億元天價假拍之外,國內藝術品市場還有10大億元天價假拍。

2011年11月11日,一件乾隆瓷瓶在倫敦一個不知名的小拍賣行(乙ainbridge拍賣行)拍出5160萬英鎊的成交價(約為人民幣5。5億元),2010年6月3日保利春季拍賣會黃庭堅《砥柱銘》以4。368億元人民幣成交,作品高度疑似日本造假集團出品。這2個天價假拍都是王耀輝製造的,目的為了炒高藝術品來抵押融資。

2011年6月4日,保利春拍過雲樓藏王蒙《稚川移居圖》專場,元代畫家王蒙《稚川移居圖》在北京亞洲大酒店拍出4。025億高價,為未付款假拍。

2013年1月21日,張大千《潑彩山水》在濟南翰德拍賣以2。5億元天價成交。作品被業界人士指認偽作,偽作《潑彩山水》乃臨摹自張大千《廬山圖》中間部分。

2011年11月17日翰海秋拍傅抱石《毛主席詩意冊》以2,3億刷新傅抱石作品成交紀錄。此天價交易最終沒有付款,成為一個神秘的天價假拍事件。2011年1月北京中嘉國際拍賣以2。2億元拍出「漢代青黃玉龍鳳紋化妝台〈含坐凳〉」,使其成為2011年中國藝拍市場最貴玉器。後媒體曝光「漢代玉凳」產自江蘇邳州,成本僅為50多萬元。

2011年11月13日,中國嘉德秋拍夜場備受矚目的齊白石《山水冊》最終以1。94億價格成交,此天價交易至今未付款交割。此天價假拍疑似為4個月後的4。2億齊白石天價假拍做鋪墊。

2011年11月19日,吳冠中油畫巨制《長江萬里圖》在北京藝融秋拍被958號買家以1。495億元拍下,不僅締造了吳冠中個人拍賣世界紀錄,同時也刷新了華人油畫拍賣的世界紀錄。媒體曝光此畫至今未付款交割,是2家北京的藝術基金協同製造的天價假拍。

2012年1月2日,廣東中翰清花拍賣「清花歲月」跨年拍賣會,其中一件宋徽宗《瘦金千字文》書法作品拍出了1。4億元天價。時隔僅一日,媒體曝光收藏有宋徽宗《千字文》唯一真跡的只要上海博物館。

2011年5月深圳文博會齊白石的《群龍入海圖(百蝦圖)》偽作假拍出1。2億元的天價,最有意思的是:拍賣主辦單位提前提供給媒體的通稿中,就提到文博會將展出拍賣價超過1。2億元的齊白石《百蝦圖》。還沒拍賣,就能夠精確預知到最終拍賣的1。2億「天價」

五,藝術合法洗錢中的跨國洗錢

以前貪官洗錢的手法有很多種,但主要還是通過地下錢莊洗過國外,通過地下錢莊進行幾千萬內的小額洗錢的手續費是3~5%,一般從深圳地下錢莊洗錢到香港每天規模只有2000~3000萬,數億元以上的洗錢一般通過跨國洗錢組織進行,手續費大概是10%左右,甚至更高。

1、藝術合法洗錢的爆發10年

2004年7月中國成立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2006年中國出臺《反洗錢法》,主要是約束和規範金融機構監控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通過地下錢莊洗錢的風險徒然增加。2004年之後,國內洗錢的管道開始突變,國內藝術品和地產等能被用來洗錢的商品開始被爆炒,而通過藝術品洗錢則成為最受歡迎的方式。中國藝術品、文物和古董的價格在2004年後就被洗錢炒高了幾十到幾百倍。

為了控制洗錢手續費成本,利用藝術品洗錢必然就要避稅和逃稅。中國的藝術品交易稅率較高,為了避稅,第一波和第二波錢的天價藝術品就在紐約和香港相繼被製造出來。通過藝術品洗錢的手續費10%左右,藝術品的實質交易價格就作為洗錢手續費的一部分,一般在1%~5%,為了控制洗錢手續費的成本,利用藝術品洗錢就必須將洗錢的藝術品價格提高幾十倍來交易,當然是藝術品提價越高,洗錢手續費成本就越低。當然了,2004年之後,一些配合貪官和國企高管藝術洗錢的藝術收藏家就此暴富。

2、藝術合法洗錢的暴利優勢

利用藝術品洗錢的好處是傳統金融管道和地下錢莊所不具備的。

第一,藝術品洗錢非常隱蔽,洗錢過程被偽裝成合法的藝術品交易,非法和犯罪的洗錢被包裝成愛國收藏家等非常光鮮的社會榮耀。

第二,利用藝術品洗錢的過程已經造成藝術品的實質性升值,洗錢過程造成的藝術品升值部分不但可以對沖掉洗錢手續費和藝術品交易稅,還可以獲取暴利。

一些國企藝術機構甚至利用藝術洗錢還可以洗出暴利來,其實質是利用藝術品洗錢,但表面財務報表還可以做得很光鮮。

這就是為什麼藝術洗錢在中國爆發性氾濫的原因。當然你可以很合理地懷疑一些所謂的愛國收藏家實質幹的就是非法洗錢的勾當。

3、貪官藝術合法洗走國家財富

控制巨額資本的政府高官或者企業高管,通過買賣天價藝術品來洗劫公有資產,是一種一箭雙雕的極好方式。控制巨額資本的政府高官或者企業高管,可以通過成立藝術基金或者藝術館,再在拍賣市場天價買賣藝術品的方式,將巨額公有資產轉移到自己的口袋。

比如:某政府高官或者企業高管甲,手中可以操控幾十億的公有資產,甲就會成立藝術投資機構或者藝術館。然後甲通過跨國洗錢組織聯繫到下家乙,甲和乙都是跨國洗錢組織的常規下線。乙把他的市價2000萬的《松鷹圖》送拍,這個《松鷹圖》 是否真偽就無所謂了,因為目的不是收藏,而是貪污和洗錢。甲就動用公有資金,把《松鷹圖》 抬到4億。這樣甲就可以把4億的公有資產,洗成自己的私人黑金。即使有關部門對甲的企業進行審計,也未必能找出有效的貪污證據。

4、藝術合法洗錢中的對沖交易

當然,這種情況甲不會直接把《松鷹圖》的4億支付給乙,而是需要採用對沖交易來減低洗錢風險。

甲在國內、香港和國外佈局一些隱蔽的關聯人和關聯機構,乙和乙的關聯人需要在拍賣場多次天價買下甲和甲的關聯人的天價藝術品湊齊4億,甲才會把《松鷹圖》的4億全部支付給乙。比如說5000萬的甲關聯人送拍的藝術品,乙就需要買8次才能對沖掉 《松鷹圖》的4億鉅款,當然甲可以根據乙的對沖拍賣來分期付款。

國內的天價藝術品拍賣為什麼普遍出現拖延付款和分期付款的情況,就是因為需要對沖拍賣交易來減少洗錢黑金被吞的風險。國內一些收藏家瘋狂在拍賣場製造非理性的天價,大部分是在搞對沖拍賣洗錢交易。天價藝術品只是一種用來隱藏黑金迴圈洗錢的票據而已。如果乙本身就是甲的國內或者海外關聯機構和關聯人,甲經過跨國佈局後,在拍賣場自買自賣天價藝術品,幾年內就可以把幾億、幾十億巨額國有資產洗到個人的口袋。

5、富豪如何合法洗錢脫罪?

曾經幾次蟬聯中國首富的黃光裕被判14年,其中洗錢8億到香港還賭債判8年,如果黃光裕學會通過藝術品和文物洗錢,黃光裕不但不會進監獄,還可以賺個世界級收藏家的美名。

黃光裕可以和香港賭場債主合謀,黃光裕先低價買入一批相關文物,而後香港賭場關聯方送拍幾件類似文物,黃光裕炒上百倍到8億的天價,這樣黃光裕可以達到一箭雙雕的效果。

1、不但還了賭債,還賺了個世界級收藏家的美名,而且成為了買回國寶的民族英雄。

2、低價買入的這批類似文物價值暴漲百倍,隨時抵押貸款或者送拍。

用黃光裕案反推中國的其他富豪收藏家和國資藝術投資機構,黃光裕就太可惜了,要蹲監獄14年,而其他中國富豪和華人富豪賺錢洗錢兩不誤的同時,還賺盡了世界級收藏家和民族英雄的美名。

被歐洲8國警方聯合搗毀的國際洗錢組織首腦高平,表面上就是非常風光的西班牙華人企業聯合會主席。高平在中國投資建立了環鐵國際藝術城,北京伊比利亞當代藝術中心和西班牙瑪姬畫廊,高平4年內涉嫌洗錢近百億。

6、涉華跨國洗錢組織的國企背景

一些大規模洗錢甚至在大型國企和地方政府的庇護下進行,因為大規模洗錢的客戶正是貪污巨額資金的地方政府官員和貪污巨額資金的國企高管。

涉華的跨國洗錢組織大多有國企背景,一般的大型涉華跨國洗錢組織的框架是這樣形成的,大型國企投資成立子公司,1~2年內迅速做虧,虧損後改制把部分股權私有化,再引入偽裝的外資,形成虛假的外資背景,然後在海外和香港成立子公司,一個國企、私有和外資合資的跨國洗錢框架就初步完成了。

這種3資結構的跨國洗錢框架就打通了跨國黑金的流通管道,需要把國內黑金向國外轉移就偽裝成國內資本對外投資,需要把洗白的黑金回流國內就偽裝成國外資本到中國投資。

當然,這種以國企為核心的涉華跨國洗錢組織資產都比較龐大,並且享受大量的政府優惠政策和銀行貸款。多個跨國洗錢組織組成的網路就實現對沖交易,這種大型的跨國洗錢組織可以把數十億黑金洗到國外,而不涉及資金的實際過境。據調查,中國所謂的外資中,屬於這種洗白後黑金回流的已經占到70%。

7、合法洗錢如何綁架我們

你想想,幾千人報考公務員只錄取幾個,公務員本身就是千里挑一的精英,多少公務員裡面才能混出頭一個貪官領導?貪官領導就是精英中的精英。貪官的智商不是一般的高,而是非常的高。

跨國洗錢是高度機密,外界是一無所知,即使有內部人舉報,也很難以進行跨國調查,難以找到有效的證據。一般跨國洗錢被曝光的個案都是把錢洗出國之後,丟棄企業和職業潛逃出國的。即使被曝光的個案,黑金去向也是難以追查,你只知道他已經把黑金洗出國外,但你不知道黑金洗錢的方式和去向。國內抓捕的馮明昌大規模洗錢案例,其中的20億巨額黑金就神秘失蹤,難以追查。

香港是世界洗錢之都,香港也一直是中國大陸的洗錢基地,中國洗錢很多是途徑香港,香港政府是不太可能動真格打擊洗錢的,因為打擊洗錢足以導致香港經濟的崩潰。大規模的跨國洗錢綁架了部分國企和一些地方政府,也綁架了洗錢基地香港。

8、合法洗錢如何掏空你的口袋

貪官、國企高管和問題富豪通過炒高藝術品、文物、古董來洗錢並隱藏他們的非法收入,同時把社會民眾的財富掠奪到他們的口袋。通過不斷製造不同的天價藝術品,貪官階層就可以一直洗劫民眾的財富。貪官資本通過炒作藝術品就可以輕鬆擁有幾億到幾百億的資產,人家通過炒作幾幅畫,就可以洗劫你整個家族幾十輩子的勞動成果。

2011年12月,大量媒體曝光劉益謙的新理益公司就因為做局操控股價而被證監會罰款521萬,劉益謙個人也被證監會處罰。在2012年初的海關查稅風波中,財新傳媒曝光劉益謙因涉藝術品稅被海關約談,最後補交4千萬稅款和罰金了事。巧合的是,在劉益謙地產股投資巨虧5億的2010年,劉益謙在拍賣場拍下10億的藝術品。

從王耀輝個案可知,藝術品是可以質押融資的,王耀輝就利用藝術品從信託公司質押融資16億轉投地產。按照藝術品有50%~60%的抵押融資額度來算,10億藝術品可以抵押融資5~6億,即使不從信託公司質押融資,也可以從地下金融體系內擔保公司、高利貸公司和地下錢莊獲得質押融資。

按讚留言: